hell4

蓝色,那是大海的蓝,颜料所不及的美,画家一直痴迷着,这种他无法用颜料染绘的蓝。
他画了许多画,几乎每一幅里面,都有蓝色,各式各样的蓝色颜料涂抹在白色画布上,使他陶醉,又使他愤怒。他看着它们,一幅幅新画好的,还未干的,上面湿漉漉的蓝,将它如圣物一样摆在不易触碰到的高处欣赏,却又发疯似的冲上去将它破坏。
他画得很好,很多人争相抢着买他的画,但他却几乎毁了所有他画的作品,虽然每一幅都很好。他看着画上的蓝,好像是,却又不是,它没有大海那样的美,闭上眼,脑里一片混乱。于是,他将这些,亲手毁灭了。
但只有一幅画,他是满意的,那是很多年前画的一幅,上面是一只黑色的猫,扭过头来,看向画外。他画的时候,一直纠结,猫的眼睛,应该涂什么颜色。不远的桌上恰好放着一瓶蓝色颜料,他便顺手拿起来用了。涂好后,他看了一下,宝石一般的蓝,美到让人窒息,他闭上眼睛,耳边仿佛传来了海浪声,脑里,是一片无尽的海。他激动的退了几步,却不小心碰到了桌子,摆在上面蓝色颜料,撒了一地,他惊惶的不知道做什么,想去挽救它,但只是弄了一手的脏。之后,他试着回想着当初买它的地方,但似乎是在一个摊上不起眼的角落,他当时只是买着玩玩,老板也是随便卖了他一个价钱。而那个摊,现在早已不知道在哪里。只有那幅画,一直填充着,他心里的忧伤。
他爱蓝,爱到用整个生命都在追寻它,爱它。当他在街上闲逛时,他看到了一个男孩,黑发,消瘦,站在路旁屋檐的阴影下,黑色的衣服更衬他的苍白。他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,好像在等着谁。画家路过时,不禁意的看了他一眼。男孩有着一张清秀的脸,五官端正,眉毛浓浓的,长长的睫毛下,是一双蓝色的眼睛。那是一种不同寻常的蓝,它蓝的没有任何一丝杂质,它蓝的,是那么纯粹,画家被它吸引住了,渐渐地,他停下了脚步。
男孩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,低着头,眼睛里,是一片平静的大海。太美了,画家想着,他走上前去,礼貌的向男孩问好。男孩抬起头来,注视着他,眼睛里没有一丝波澜,他没有说话。画家有些不解,但没有深究下去,他接着询问男孩是否愿意和他一同去对面咖啡店里喝点饮品。男孩沉默了一会,点了点头,示意是同意。画家有些激动,他带着这位有着漂亮蓝眼睛的男孩来到了店里,坐在了一个靠窗安静的位子。
画家很快就选好了自己要喝什么,他抬头看向男孩,而男孩低着头,看着菜单,似乎在思考。过了一会,他抬起了头,看向柜台,不再移开视线。画家有些奇怪,便顺着他的目光,看了过去。那是半杯牛奶,装在一个透明的玻璃杯中,乳白色的液体,微微荡漾着。画家笑了笑,“你就是要那个吧,”他看向男孩,男孩微微点了点头,和之前一样,他没有说话。画家叫来服务员,迅速下了单。很快,两个精致的杯子就被端了上来,画家点的是一杯苦咖啡,他很喜欢它带给他的感觉。苦,很单一的苦,但他总能从中品出不一样的味道。男孩的牛奶与在柜台上看到的不同,装在一个精致的杯子里,男孩看起来挺喜欢的,静静地喝着,眼里的蓝,一荡一荡,如同海浪一样。画家有些入迷,他看着男孩,看着男孩的眼睛,说不出来的美,像是梦里的感觉。阳光倚靠在男孩的身上,他轻巧地站了起来,向画家弯了下腰,算是临走前的告别,接着,便静静地离开了。
画家觉得自己仿佛在做梦,梦里,他看到了一个有着漂亮蓝眼睛的男孩。他回到家中,兴奋地跳动着。他突然想起那幅画,那副很多年前他画的画。他到处翻找着,在一个陈旧的柜子里,他找到了它。是那个他亲手镶上的画框,他掀开上面铺着铺满灰尘的布。一瞬间,他惊讶地不知道说什么。这是一面白布,哪有当时他画的猫的影子。他有些慌乱,起初,他以为自己记错了,但当年画的日期和作品的名字赫然写在背后。就是它,但,上面的画,消失了。画家十分疑惑,他有点伤心,不知道该做什么,他靠在沙发上,思绪混乱,他好累,昏昏沉沉中,他闭上了眼,睡了过去。梦里,他看到一只黑色蓝眼睛的猫,在他前面跳来跳去,他想去追,但一转眼,它不见了,只剩画家一个人,站在原地。
醒来的时候,天已经大半亮,他揉了揉乱成一团的头发,简单地吃了点早餐。桌上一堆颜料随意摆放着,其中蓝色占了大多数,但它们又不是蓝。画家想起了海,一片寂静的蓝,好久,没有看见了。画家怀着这个想法,离开了家中,厚实的木门,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。
在相同的地方,他又看到那个男孩。不同昨天那么冷漠,他抬起头,对画家笑了笑,蓝色的眼睛,在光下,闪着光芒。
画家想了想,走上前去,友好地询问男孩要不要同他一起去看海。同昨天一样,男孩微微点了点头,表示同意。画家有些欣喜,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在路上。天气有些干燥,画家有些烦躁地抹着汗,但男孩似乎没有什么感觉,静静地跟着画家,走在后面,时不时地看一下周围。
这里离海边不远,他们很快就到了。画家以前也经常来这里,看看这片深印在他心里的蓝。不知为什么,今天的海,看起来格外的蓝。可能是因为心情吧,画家这样想着,他扭头看了看男孩,平静的海水倒影在男孩透彻的眼睛里,两种蓝的交汇,美得无法用语言形容,画家陶醉了,他甚至止住了呼吸,害怕动静太大,会惊扰这份美。风吹过,海水泛起一层层波浪,男孩的眼里,荡起星星点点的闪光,那是整片海的星光汇聚而成的。纯粹的蓝,流入了画家心里。多么希望时光能在此停留啊,画家想着。时间的流沙渐渐消逝着,未来,谁也无法预料。
男孩突然颤抖了起来,苍白的脸旁,一颗颗豆大的汗,悄然滑过,漂亮的蓝眼睛痛苦地闭着,仿佛无法呼吸一样,他张大了嘴巴,拼命地吸着气,脸色越来越差。画家惊呆了,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情,全部在他的意料外,包括现在。他惊慌地用手去扶男孩,但一碰到他,手就像被火烧一样的刺痛。男孩身体不自然地扭曲着,嘴角吐出断断续续凄凉的叫声。突然他开始往回奔跑,画家赶忙跟了上去,但,一个转弯,男孩失去了踪影。
画家突然想起了昨天那个梦,消失的黑猫,独自站立的他。下意识,他感觉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,随着他往回奔跑,这种预感越来越强烈。天上,是黑浓的烟雾,如同会动的爪牙,毫不留情地把它的猎物吞噬在内。他抬起头,火光充斥满他的眼睛,黑烟弥漫在他的周围。他的房子,摇曳在火海里,发出凄凉的声音。
所有的一切,仿佛静止了,他的画,他的一切,都在里面,焚烧至灰。他的头像是炸裂了一样,悲哀的鸣叫着,痛到让他窒息。他突然想起刚刚男孩异常的表现,他突然回想起了在他画上消失的那只黑猫,和梦里那只,一转眼,就再也看不到的黑猫。蓝色的眼睛在他眼前忽闪忽闪的,绕着他转。一瞬间,所有,都不见了。脑里,最近发生的事情,像幻灯片一样播放着。埋藏在心里最深处的东西像被人硬生生地挖出一样,窒息的痛。他猛地动了起来,不顾所有的一切冲向了那栋房子,有人看见他的举动,跑过去抓住他,却被他推倒在地。他冲了过去,火光包围了他的一切。在一片残墟中,他看到了被火包围的里面,一个模糊的影子,痛苦的扭曲着,绝望的叫声,透过火海,直刺着他的心脏。他想冲过去,但身后,赶来救火的人将他硬生生拉了出去。他觉得脑里一空白,一阵昏眩,他失去了知觉。
醒来的时候,他躺在医院里,护士说他已经昏迷很久了,身体恢复的差不多时,就可以出院了,他点了点头,护士低着头,想说什么,却又没说。不久后,他出了院,看着周围的一切,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。他突然想看海,想看看那蓝色寂静的海,他来到了海边,抬起头。那一刻,他突然喘不过气,喉咙深处,传来绝望的哭号。海,是黑色的,他看不到了,蓝色的海。海水静静地流淌着,所有的一切,随着它,静静地流逝。
过了一段时间,画家将他的新家修建好了,所有的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。画家笑了笑,离开了家,带着一幅空白的画。
海上,一位渔民捕鱼时捡到了一幅画,白色的布,在阳光下闪着光芒,真是个好日子呢,渔民想。

排队排到了没带钱((
想写文想写文…
但又不会写文不会写文…
放飞自我之作/
瞎几把脑回路之乱写/
OK。
乱写之作开始



01#
他醒了
光在墙上照出树叶斑驳的影子
他抬手,触碰着阳光
“我……还活着”

02#
那是一场葬礼
黑色的衣服组成了一副画
每个人的脸,灰暗无光
雨,落在他的身上
有些潮湿的感觉
墓碑上的那个人,很眼熟
但又想不起来
他的心在隐隐的痛
“为什么………”

03#
看到了他们以前的照片
原来是情侣
但自己好像没什么印象了…
听别人说
他遭遇了一场很严重的车祸
但是关于那个车主却没怎么说
他的头,有点痛
晚上,他沉沉的睡去

05#
他看到了
之前在墓碑上看到的那个人
拉着他的手
在阳光照耀的街道上
说着笑着
突然间
天变暗了
他倒在路上,留着血
他惊醒了
盯着天花板发呆


06#
他失眠了好几天了
去问过医生
也找过朋友聊天
今晚躺在床上的他
却还是睡不着
在他一次次快入睡时
那个留着血的他的身影
总能把他惊醒
一次次……
最近的一次
他看到了开着车的那个司机
在刺眼的车灯旁向他跑来
他睁开了眼


07#
他去找过所有他的朋友
但他们都对他车祸的事情闭口不谈
“结果又到了这个点,
还是什么都没有问到”
他看着自己的表
叹了口气
这表听他们说好像是之前他逝去的伴侣买给他的…
是一对情侣表


08#
他知道了他的伴侣死亡的原因
跳河溺亡…
“为什么………”


09#
他去了那条河
河水很平静
闪着一层一层银色的光
旁边是一条路
不知道通向哪里
他沿着路走
一处凌乱的草坪引起了他的注意
破坏得真严重
这是什么巨形东西把它弄成这样啊…
他笑着想着


10#
又是毫无头绪的一天
但今天有个人突然在街上叫他
说什么时候一起再喝酒?
说前一次喝完之后
就好久都没有见到他了…
那个人是谁来着?
算了…睡觉了…


11#
又是那个梦
司机匆忙跑下了车
刺眼的车灯下…
他看到那个人向他伸出了手
他睁大了眼睛。
然后
一切都消失了…
他呆滞地坐在床上
突然…
哭了出来…


完^
感谢观看
希望老夫乱写的有人能看懂/